热点追踪

redianzhuizong

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追踪›› 民族工作热点

严庆:接纳与包容——做好城市民族工作需要良好的社会心态与风尚

信息发布:超级管理组  浏览量:170  发布时间:2016-09-24 15:33:57


 

城市流动人口增多,流动速度加快,是我国当前乃至今后一段时期社会发展及变迁的显著特点。由此而形成的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社会融入问题也将越来越凸显。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强调:对少数民族进城,要持欢迎的心态,而不能抱着来得越少越好,走得越快越好的心态。顺应流动人口市民化的政策趋向,促进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更好地融入城市,是我国今后一个时期城市民族工作的重要内容,在推进相关制度建设的同时,注重接纳与包容的社会心态与风尚建设也属重要议题。

 

多民族社会和谐离不开接纳与包容

接纳与包容既是社会心态也是社会行动,也是应该人人践行的社会风尚。

接纳是一个群体从心理和行动上,像对待自己人一样对待外来者,是一个群体对待差异群体或多样化社会的态度、能力的反应。社会接纳甚至被认为是精神治疗的关键。族际交往理论认为,一个民族的成员能否被其他民族的成员接纳,会影响到该民族成员个体或群体的自尊和幸福感,不被接纳还往往会导致一些心理问题和负面情绪。

包容一词源于古法语,在15世纪是“耐力、毅力”的意思,到19世纪70年代被心理学使用,意指不被排斥或忽视,尤其是对外来者、非主流群体、社会不利(弱势)群体等而言。社会包容是社会排斥的对立面。世界银行则指出,社会包容是提高社会发展不利群体(弱势群体)社会参与能力、机会与尊严的过程。从族际关系的角度讲,包容就是对不同民族成员从心理到行动上的宽以相待、容置不同,乃至宽容地对待彼此之间的误解,谅解彼此的文化差异,化解彼此之间的矛盾。宽容与一个多样而竞争的社会而言,是一项至关紧要的民众品质。宽容并不仅是一种道德责任,还是一个文化、民族、宗教多样性社会健康运行不可或缺的社会行动。

在城市民族工作中,接纳是城市的管理者和常住人口对外来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主动示好和欢迎,是城市对外来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接受、容留的态度和行动;包容是不同民族成员在城市的生活、就业、交往中,彼此谅解,直面差异,相互承认,同生共处。

接纳与包容是当前城市建设需要补起的短板

一般而言,公共资源的有限性以及经济领域的竞争通常会助长社会排斥心态与行为。由“推拉效应”引发的流动人口直接以获取更好的生活条件、获取更多的利益为目的,流动人口的经济活动一方面为城市提供了劳动与服务,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对公共资源与从业机会的竞争,容易引起一定的社会排斥情绪与心理,乃至排斥、歧视的言行。矫正、消抑这样负面现象需要培植接纳与包容的文化。

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与中国人民大学社会转型与社会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在上海市松江区、苏州市等八个市(区)进行流动人口社会融合专题调查,在相关指标中社会接纳一项得分最低,影响到流动人口的城市融入。

社会性的接纳与包容不够。城市世居人口构成了城市社会,并借助编织成的生活、生产、消费、娱乐网络拥有城市的空间资源和社会资源。生物学角度的独占性、人类学角度的集群依赖等因素共同决定了一个群体一经形成便容易形成对外的排斥心理,排斥和排外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表现,也是一种自我封闭的小农心态。由于我国的城镇化水平和经济社会整体发展水平还不高,因而在很多城市人口中排外心理、利益据守心理、盲目优越心理还较为普遍,对包括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内的流动人口的接纳和包容程度还不够,尤其是一些影响民族关系的事件发生之后,针对来自特定区域、特定民族成员的一些做法更是降低了有些城市的接纳和包容程度。

服务管理中的接纳与包容不够。少数民族流动人口从进入城市之时起,便将自己镶嵌入不同的社区环境和生活就业环境之中,并因而要面对不同的管理主体和各种规则规范。由于大多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语言、习俗、价值观念、行为举止等方面与城市文化要求之间存在一定差别,于是,他们原来的行为规范与城市行为规范之间的矛盾,原有经济行为规则与市场经济规则之间的矛盾,传统处理矛盾的方式方法与民事、治安、法律等处理矛盾的方式方法之间的矛盾等时有发生,这些矛盾以及怕违反民族政策的顾虑,会影响到城市管理者在服务管理中践行接纳与包容。

权利保障中的接纳与包容不够。城市资源紧张、户籍壁垒等原因使得少数民族流动人口难以在社区服务、子女就学、看病就诊、创业就业中享受市民待遇,尤其是在优质资源紧张的特大城市。没有市民化待遇中的接纳与包容,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就难以实现真正的城市融入。

一些城市民族工作中的经验与教训表明,克服城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融入困难,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在深层次上要注重接纳与包容的社会心态、社会风尚建设,以社会心态与社会风尚建设促进市民及管理者转变观念,继而让接纳与包容变为行动。

              让接纳与包容的社会心态外化为社会风尚

在城市民族工作中,接纳与包容作为一种社会心态,是城市民族工作主体(民族事务管理者和民族事务参与者)对待外来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态度、情绪和情感体验,它揭示的是城市管理者和市民对待民族事务的心理状态,它是内在的,但又对外在的言行具有导引作用。要让接纳与包容的心态外化为社会行动,需要从讲情感,用情感入手。

其一,接触交往带温情,将接纳与包容的心态具体化为民族友好交往的微表情、微动作。

微表情、微动作是从细节和细微处表露真实心理认知的窗口,也是在交往中赢得信任与好感的重要信息表达方式。城市管理者在具体的民族事务调处中、服务窗口在平时的业务中,普通市民在与少数民族成员的接触中,一个善意、友好的眼神,一次有力、温暖的握手,一声关心、真挚的问候,等等,都在践行一座城市的接纳与包容。接纳与包容的前提是信任,而暖心的微表情、微动作有助于增强彼此之间的信任。

其二,排忧解难见真情,将接纳与包容的心态外化为精细化服务。

对于少数民族流动人口而言,刚刚进入城市便会因信息和资源短缺,在租房立足、择业挣钱、证照办理等方面遇到困难;进入城市一段时间以后,又会在子女就学、看病就诊、文化生活等方面遇到困难。相关部门、社会组织通过精细化的服务力所能及地为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排忧解难,既体现了人文关怀,也体现了一座城市的温暖与包容。通过精细化的服务,把少数民族的事务当成自己的事务,把少数民族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做到感同身受,以心换心。例如,宁波市针对本市少数民族人口“输入为主、居住分散、行业广泛、流动性大”的特点,创造性地建立起“四微”工作模式(微组织、微窗口、微热线、微平台),将工作做精做细,以小见大,以微促实。

其三,相依共处促融情,将接纳与包容的心态贯穿于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市民化的进程。

市民化是对流动人口接纳与包容的根本标志。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指出,加强对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战略研究,统筹推进土地、财政、教育、就业、医疗、养老、住房保障等领域配套改革。以实施居住证制度为抓手推动城镇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目前国家已经确立了多个推动流动人口市民化的城市,这些城市应一并考虑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市民化的问题。例如在有的城市,外来流动人口凭暂住证,可以和当地市民一样办理公园年票、车辆注册登记、申请赴港澳商务活动等;在社区或村委会,外来人口能够得到更多服务和参与管理社区的机会。由于发展不均衡,不同城市流动人口市民化的政策节奏与进度不同,但这一政策内含的是实实在在的接纳与包容,是大家的平起平坐,待遇同等,义务相同,城市真正成为大家倾心融情的家园。

总之,我国目前正处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关键时期,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为了能让少数民族群众更好融入城市,需要城市民族工作不断发力,也需要接纳与包容早日成为社会风尚。



Copyright © 2016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北智楼     邮编:100081     邮箱:123456@126.com